辽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投资者或藏家的任性决定着书画的任性程度

发布时间:2019-10-13 06:11:55 编辑:笔名

  投资者或藏家的任性决定着书画的任性程度

  每逢岁尾,书画市场格外火爆。无论是机构或个人藏家,期待在一年一度的岁尾盛会中寻求惊喜,显然也是人之常情。11月27日落下帷幕的 宝港国际2014秋季拍卖会 推出6大专场约1200件拍品,总成交额近1.2亿。12月7日举办的 广东省拍2014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分 清风 瓷器、茶道 具、文房雅玩 和 中国书画 2个专场,拍品600多件,许多拍品超过了底价30倍成交。 拍卖价位的攀升,以不可抗拒的方式吸引着公众眼球。10月底结束的 北京翰海2014秋季拍卖会暨20周年庆典拍卖会 共推出28个专场、4200多件拍品,总成交额近20亿元。11月底结束的 香港佳士得2014秋季拍卖会 上, 中国古代书画 、 中国近现代画 、 中国当代水墨 3场拍卖总成交逾5.1亿港元。 此外, 荣宝斋(上海)2014秋季拍卖会 总成交额是1.52亿元、 中国嘉德2014年秋季拍卖会 总成交额达17.06亿元。在本月举办的 华艺国际2014秋季拍卖会 、 西泠印社2014秋季十周年庆典拍卖会 、 浙江三江2014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 山东翰达2014秋季拍卖会 、 北京盘古2014秋季拍卖会 等大大小小的各种拍卖,相关信息更是层出不穷。 书画市场其实早就进入了 有钱就是任性 的时代,或者自古以来就是如此。书画市场的初级形态,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到了唐代,进入成熟。唐代杜甫的 《夔州歌十绝句》之八有 忆昔咸阳都市合,山水之图张卖时 的诗句,唐代的张怀瓘、张彦远对书画市场谙熟程度,不亚于职业估价师。古代的书画商人 手揣卷 轴,口定贵贱 ,一时之间竟成风尚。 近年来,身家过亿的书画作品频频出现。黄庭坚的《砥柱铭》4.368亿元(2010年)、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4.255亿元(2011年)、王蒙的《稚川移居图》4.025亿元(2011年)、王羲之的《平安帖》3.08亿元(2010年)、李可染的《万山红遍》2.9325亿元(2012 年)、徐悲鸿的《九州无事乐耕耘》2.668亿元(2011年)、傅抱石的《毛主席诗意册》2.3亿元(2011年)、齐白石的《山水册》1.94亿元 (2011年)、徐悲鸿的《巴人汲水图》1.71亿元(2010年)、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1.6912亿元(2009年)、曾梵志的油画《最后的晚餐》1.8044亿港元(2013年)、乾隆的手卷《白塔山记》1.1615亿元(2014年)等,书画市场的高峰对决,不断实现自我状态的持续刷新,这 未尝不是一件利好的事情。 业内把书画投资和股票、房地产投资并列为全球三大投资市场。相对于股票和房地产而言,书画投资低风险、高利润的特点具有更大的吸引力。而近年来国内书画市场的持续飙升,也为期待拔头筹、登巅峰的大藏家们提供了良好的机遇。书画作品内蕴的时代风格、个人风格之类的评价标准,从来就不是美术史的全部内容。笔墨丹青之间潜在的市场价值,在相当一部分拥趸的眼中,才是刺激消费荷尔蒙的源动力。 书画可以很任性,一方面因为书画作品本身的含金量,经得起市场的考验。另一方面因为书画投资者的期待值,在买和卖的过程中获得完美释放。换而言之,从书画作品的社会传播过程中提取商业价值,是书画作品在生产、传播、消费环节中的核心所在。收藏者既是书画作品的投资人,同时也是书画市场价位的推手和受益者。正是因为他们在两者之间不断转换身份,最终促成了书画市场的繁荣发展。 投资者或藏家的任性,决定着书画的任性程度。从底价到成交价的跨越,与其说是拍卖师们挥锤时的潇洒,毋宁说是举牌者们在那一刹那之间的心跳和血压。也许,钱不是问题,只是问题的一个表象。

旅游攻略
通信
恐怖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