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血与火的赞歌 第18节 狩猎(一)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4:05 编辑:笔名

血与火的赞歌 第18节 狩猎(一)

凌晨一点半,

努利夫亲王在蛮族士兵反向冲锋的掩护下,带着近两百精锐突袭帝国.军队左翼阵线突,妄想着从包围圈中突围出去。

刚刚上任的雷恩和他的副手爱蒙德,立刻指挥所部对努利夫亲王突围的部队进行围追堵截,

激战半个小时后,

努利夫亲王所部近两百人几乎损失殆尽,

但努利夫亲王本人以及几名重要随从却‘成功’突围,逃窜进附近的原始森林。

远处,一直观察着战事的培迪见此,淡红色的双眼中闪过一丝金色的光晕,随即便对着身边的艾克爵士说道:“猎物已经准备好,该开始我们的狩猎了。”

“一次特别的狩猎,真令人期待。”艾克爵士最喜欢的就打猎,他听到培迪这么说双眼兴奋莫名。

培迪不置可否的笑着,转头看向魔法师队长拉文说道:“追踪的任务就交给你,记住,你和你的人只是追踪,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得擅自出手。”

“放心吧,长官,我的人比职业军人更会听从长官的命令…因为,他们胆小。”魔法师拉文或许因为这场难得的胜利,严肃而古板的表情下终于露出一点笑容,而且还学会了开玩笑。

“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

“放心吧。”拉文立刻恢复严肃,对他身边的随从使了一个眼色,随即两人便快步离开,

培迪望着拉文离开的背影,说道:“你说那个叫克博特的蛮人会上当吗?”他询问的对象自然是艾克爵士。

艾克爵士闻言想了几秒钟后才说道:“应该会的,现在有他的消息吗?”

“半个小时前考利尔传回消息,说是对方已经答应见面。”

“明着约他?”艾克爵士一愣。

培迪耸耸肩,“你还有其他办法吗?至少,可以证明他现在还在这里。”

“你给了考利尔什么任务?”艾克爵士下意识的问道。

“只是确认他真的还在这片地区,当然,如果有机会就那样干掉他也不错。”培迪淡淡一笑,“不过我想,考利尔没有机会。”

艾克爵士闻言眉毛一皱,“克博特给我很危险的感觉。”

培迪知道对方是在指责他拿部下的性命开玩笑,他毫无在意这样的指责,淡淡一笑后说道:“我们应该相信考利尔。”

“长官,您其实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艾克爵士想了想说,“克博特这种人,都是比较自信和偏执,但他啊终究只是一个人…”

说道这里,艾克爵士压低声音,“就算是让克博特跑掉,也没有关系,无非就是下一次与蛮人的战争会困难一点而已,一个国家不是某一个人短短几十年就能改变的,除非他是像帕特维德大公那样的天才!”

培迪静静听完,然后好似同意般的轻轻点点头,却没有说话,他赞同自己参谋长的意见,

但,或许是他另外一个世界的记忆,让他对某些特别人才有一种特殊的忌惮,所以,他有一种预感,如果不能在这个时候干掉克博特,以后蛮人将变得特别麻烦,

虽然,以后这里的事情可能早已没他插手的余地。

就在培迪设下圈套,等待着克博特往里钻的时候,

克博特本人已经在坎尼亚山脉右侧一处山腹中,与培迪派出的考利尔见上了面。

“我们的合作好像已经结束,还有必要再见面吗?”克博特站在一处峭壁的斜坡上,右手抓着一根藤蔓,因为是在夜晚,在这阴暗的环境下,他整个人就好像是一直爬山虎盘踞在峭壁上,用阴冷的目光的盯着路过的行人。

“你不是又出现了吗?”考利尔笑了笑。

克博特却冷冷说道:“那是因为你的记号标得满山都是,我出来只是想提醒你,如果你还想多活一段时间的话,最好停止你的愚蠢的行为!”

“看来,这些记号会暴露你的身份?”考利尔双眼闪闪发亮。

“有的时候,太过聪明也不是好事。”克博特的声音更冷,“你这种时候找我,想来是准备干掉我了?”他话说道‘干掉我’的时候,双眼出奇的发亮,那只一种阴冷的亮,但他这双阴冷的目光却不是看着考利尔,而是死死盯着考利尔身后黑暗的雪堆。

克博特毫无保留的杀意让考利尔浑身鸡皮疙瘩乱冒,眼皮也因为对方的话猛然跳动着,他望着黑暗中好似有一点变化的身影,心中暗道一声‘该死的任务’,同时身体向前微微走出一步,口中焦急的喊道:“他们只是我的护卫,毕竟,魔法师是在没办法独自面对这深山里的雪狼。”

他记着培迪的嘱咐,有机会才能动手,如果没有把握宁愿放弃,不过,他是压根就没有想过要与克博特动手,如果不是有人跟着,他只打算出来转悠一圈就回去的。

“是吗?那么,这次见面的原因呢?”克博特空出的一只手已经握着腰间的匕首。

“是努利夫跑了,培迪爵士让我来通知你,并向你道歉!”考利尔看着手中的火把,“如果是在白天,我不介意向你行礼表示歉意。”

克博特闻言一怔,然后‘嘿嘿’的笑着,“看来,你的长官根本不信任你。”

考利尔闻言一愣,手指在衣服上轻轻勾画着法阵,暗自戒备着,口中说道:“或许吧,毕竟一位拥有如此尊贵身份的人,他的信任不会这么廉价。”

克博特盯着考利尔说道:“你的魔法对我毫无作用,所以,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停止现在愚蠢的行为…放心,我不会杀你,我对于无谓的杀戮的毫无兴趣,你可以回去告诉培迪爵士,我会准时出现,希望到时候你们的欢饮仪式别太让我失望。”言罢,他猛地一拉手中的藤蔓,身体窜动着消失在暗影之中。

‘沙!沙!’就在克博特消失的瞬间,考利尔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几个呼吸渐渐,两个身材高大的穿着厚实铠甲的男子出现在考利尔左右两侧,

这是两名苦修战士,原属科伦要塞驻军低级军官,后来被艾克爵士挑选为培迪亲兵。

“你让他逃了,别忘记培迪爵士的命令!”右边的战士说道

“是我们死里逃生…”考利尔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蹲下身子掀开脚边附近的积雪。

“魔法阵!”另外一名战士惊呼一声,脸色一变,而刚刚说话的战士身体围躬,脸上肌肉鼓动,满身的戒备姿势…

考利尔长出一口气,左右看了看说道:“是的,所以我说是他放过我们!”

科伦要塞外,凌晨两点半。

战斗早已接近尾声,帝国.军队此刻正在做最后的清尾工作:干掉那些漏之鱼!

这次的战斗,不需要俘虏!

这是作战开始后培迪下达过的指令,因为,在这里战争结束后,他需要带着所部主力支援克兰领,俘虏只会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要塞外临时指挥所,

培迪正静静的听取副官的汇报,脸上露出明显的不耐烦之色,旁边,安迪直挺挺的躺着,眼看就要睡着,

“目前已经能够确认,蛮族主力部队几乎全灭,而根据此刻要塞内部传回的消息称…”亚尔弗列得骑士认真的把记录的好的统计资料念给培迪听,

“好了,我的副官。”培迪摆摆手,“把那些资料都放在这里,我会找时间看的…我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拉文有消息传回来吗?”

“应该有,艾克爵士在外面等待有一段时间。”

“你的意思是说你让艾克爵士在外面等着,然后让我在这里听你念叨着这些废话?”培迪脸色带着一丝怒意,但很快就被他压下。

“非常抱歉,长官!”亚尔弗列得骑士闻言立刻躬身低头,双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之色,随即便把艾克爵士请进帐篷。

“拉文阁下有信息传来吗?”培迪在艾克爵士一进来便问道。

“是的,也许我们的圣骑士小队是到了出发的时候。”艾克爵士脸上保持着微笑。

“恩!”培迪点点头,“你去准备一下,我打算亲自去。”

“您?”艾克爵士一怔。

“这一切的起因是我,结束也应该由我亲手解决。”

“长官,恕我直言,克博特不过就是一个一时得势的蛮人而已,这根本不需要您亲自动手,甚至我认为现在安排的这些陷阱都是多余的。”艾克爵士的想法明显和培迪不一样,

不!不光是他,军中很多人的都不明白培迪为何要这么做,他们的想法跟培迪完全不一样。

“我坚持我的意见!”培迪并不在意艾克爵士的想法,也不在意其他人的想法,“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长官。”艾克爵士闻言只得说道,“圣骑士小队随时等待您的命令。”

云浮男科医院
广东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广西治疗性病医院
云浮男科医院哪家好
广东治疗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