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械医 第五百八十章 畜生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4:59 编辑:笔名

械医 第五百八十章 畜生

孙佳尖锐的声音传来:“齐德文你还是不是人?”

苏弘文跟朱宏伟这时候也分开人群挤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孙佳把耿海安护在身后,耿海安一脸惊恐的表情,眼泪转眼圈的,但这个倔强的女孩却拼命不让眼泪落下来。

在孙佳对面是一个带着眼镜看起来挺斯文一个男子,他就是孙佳口中的起的齐德文,这个齐德文是耿海安的表哥,也就是齐东风的儿子。

齐德文看起来挺斯文的,可实际上却是个败家子,属于烂泥扶不上墙那类人,他变成这样也跟齐东风两口子的宠爱有关系,打小齐德文就是他们的心肝肉,要这个不敢给买那个,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掉了,十足十的小皇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齐德文活到现在连衣服都不会洗,扫地都扫不干净,离了他妈他都活不了,反观耿海安则是打小就帮着家里干活,这个家不是她家,这情况稍后在表。

齐德文是被家里彻底宠坏了,打初中开始就跟社会上一些人厮混,到了初二就说什么都不上了,齐东风拿这宝贝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只能无奈的顺了他的意,打那开始齐德文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社会混混,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他一惹事齐东风就得给他擦屁股,齐东风两口子一个是医生、一个是公务员,这样的家庭条件是相当不错的,可赚的那些钱还不够赔齐德文打人的医药费的。

每天齐德文一出去齐东风两口子就开始担惊受怕的,他们也拦过齐德文,让他别出去,可这小子就是个混蛋,你赶拦他他就敢打你,管你是不是他爹是他妈,整个一个畜生,齐东风两口子被儿子打怕了,也只能让他出去胡混。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三年前,现在齐德文毕竟也三十多岁的人了,到不会跟以前一样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他也知道老爹、老妈那点钱都被他挥霍得差不多了,可他花钱早就习惯大手大脚了,而且花钱是越来越冲,就他爹妈那点工资还不够他一天花的,没钱了怎么办?他到不傻,不敢去偷、去抢,真进去了还怎么享受这个花花世界?

最后跟哥几个一合计跑到这鼎盛王朝看场子,像这样的夜店里边肯定是藏污纳垢,既然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需要齐德文这样的人,也好在齐德文混了这么多年在省城也算是小有名气,最少一般的地痞流氓不敢招惹他,于是齐德文带着几个狐朋狗友成功获得了工作

械医  第五百八十章 畜生

,不过他只算是个小头目,还有比他更狠的点子在后边照看,不然就齐德文这样的货色可镇不住场子。

齐德文以前是个愣头青,可随着年岁的增长到也有了一些城府跟心计,他知道自己在鼎盛王朝也只能在那些小姐面前耍下威风,面对其他人他屁都不算,他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于是开始巴结省城一些有钱有势的公子哥,这群人经常来这里玩,小姐他们看不上,就喜欢来点刺激的——猎艳,也就是说打野食。

有些女孩看到这些有钱有势的阔少肯定上赶的就扑过去了,开始这样的女孩还能让那些大少感觉到新鲜,可次数多了也就索然无味了,于是他们就想找不乐意的,越是女孩不乐意,他们就越是想千方百计的把她们弄到自己床上去,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

要把那些不乐意的女孩弄上床肯定需要一些下作手段,这些事那些大少们是不乐意干的,所以他们需要帮他们干这样事的人,齐德文抓住了这个的机会成为了几个大少的狗,专门负责在鼎盛王朝帮他们物色这样的女孩,然后玩一些下作的手段把这些女孩送到那些大少的床让他们蹂躏。

这样的事齐德文刚开始干还有点胆战心惊的,生怕出什么事被抓起来,可次数多了他发现那些女孩全都是忍气吞声不敢声张,有些反而自甘堕落干脆投入那些大少的怀抱,这一下让他胆子越发大了起来,三年里没少帮着那些大少糟蹋女孩,事他没出,反到让他获得了很多的好处,如今齐德文车开上了,也成为了鼎盛王朝负责那些肮脏交易的负责人,以前的大佬早被他一脚踢进了监狱。

在其他人面前齐德文是威风凛凛有权有势的文哥,在那些大少眼里他依旧是狗一样的人,而齐德文也甘愿当这只狗,他知道只有当了那些人的狗他才能继续风光、立于不败之地,没了那些人为他撑腰,他狗屁不是。

今天几位大少又来了,齐德文自然不敢怠慢亲自陪同,在场子里转悠了一圈始终也没见到让他们满意的女孩,几个大少意兴阑珊就想中场休息的时候放放水然后就去楼上的包间叫几个相好的过来玩。

谁成想他们出来后就看到了耿海安,并且一眼就看上她了,冲齐德文使了一个眼色后这几个人就站在一边看,后边的事自有齐德文负责。

齐德文一看是自己表妹,非但没感觉到为难,反而有一种狂喜的感觉,如果耿海安把这些大少伺候好了成为了他们其中一个的女人,那自己的地位可就水涨船高更加稳固了,于是他兴高采烈的过来让耿海安上去陪几位大少喝一杯。

几位大少本以为齐德文要把这女孩弄上去还需要费上一翻手脚,所以他们就想看看然后就上去了,但谁想他跟那女孩认识,索性几个人就没走等在一边,等着齐德文说服那女孩然后一块上去玩。

齐德文是什么人耿海安在清楚不过了,并且他们之间还发生了一件事,让耿海安十分怕齐德文,视他为吃人的老虎,所以她自然不肯按照齐德文的话办。

齐德文看这表妹不听话立刻就是一通吓唬,可耿海安依旧不肯就范,在这时候孙佳出来了,看到齐德文要把耿海安带走她立刻不干了,跟齐德文就吵了起来,孙佳从耿海安嘴里也知道这齐德文是个什么东西,要真跟他走了,耿海安等于是跳入了火坑。

此时齐德文皱着眉头不悦道:“孙佳有你什么事啊?那来的滚那去,别给自己找不自在!”显然齐德文也是认识孙佳的,其实他早就有拿耿海安换自己前程的想法,也跑去医院找耿海安让她跟自己走,但都被孙佳坏了他的好事,没想到今天又被她坏了一次,这让齐德文已经快失去耐性了,只不过顾及在这里打女人实在是影响生意,他只能是隐忍不发。

孙佳别看身材娇小,一副林妹妹的柔弱样,可实际上她是相当泼辣的,发起脾气来不比水浒里的孙二娘差那去,看到朱宏伟跟苏弘文过来了她心里更是有底,听到齐德文的话孙佳冷笑一声道:“你算什么东西让我滚?齐德文我告诉你今天你休想带海安走。”

朱宏伟是知道齐德文这家伙是混黑道的,这样的人不好惹,听到孙佳的话他赶紧对齐德文道:“德文给我个面子,这事就算了吧。”

朱宏伟早已经不是大学那会的愣头青了,一言不合就敢抄家伙上,上班几年已经磨平了棱角,他知道有些人是不能惹了,就比如齐德文这类人,真惹上他,回头这孙子找几个人背地里下黑手打完就跑你找谁说理去?所以他只能把姿态放低,求一下齐德文把这事揭过去,朱宏伟这不是懦弱,而是一种无奈,一种理性,他只是个小医生,拿什么惹齐德文这样的人?

孙佳听到朱宏伟的话立刻怒道:“朱宏伟你***是不是男人?你个窝囊废。”孙佳此时很是瞧不起朱宏伟,认为他很窝囊,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样的情况朱宏伟只能这样做,不然闹不好都出不了这里的门,这可是齐德文的地盘,他身后就站着几个面色不善的打手。

孙佳想到这心里又不由后悔起来,自己干嘛那么冲动,给朱宏伟惹上那么大的麻烦,还伤了他的自尊心,现在话已经说出去了,想挽回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换做以前朱宏伟肯定换上笑脸赶紧给孙佳赔不是,可今天朱宏伟却突然一瞪眼对孙佳吼道:“你闭嘴。”朱宏伟不想让孙佳陷入危险之地,他只能这样做,窝囊也好,废物也好,只要能保证孙佳的平安就值得。

说到这朱宏伟赶紧换上笑脸对齐德文道:“德文,我带我家那口子给你认个错,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这事就算了吧。”

齐德文突然笑得很灿烂,张嘴道:“你跟我爸是一个医院的同事,按理说我得给你这面子。”说到这齐德文突然脸色狰狞的一巴掌抽到朱宏伟脸上咬牙切齿道:“但你的女人今天惹到我了,这面子我给不了,你算什么东西?德文是你叫的吗?给我喊文爷。”RS

S

龙岩治疗龟头炎方法
龙岩治疗龟头炎费用
龙岩治疗龟头炎医院
龙岩治疗男科方法
龙岩治疗男科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