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狐心勿语 二百零三章 情殇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6:28 编辑:笔名

狐心勿语 二百零三章 情殇

从那处山头下来,爹爹背着手,步子沉重的走在我的前方。

我努力压制着心头复杂的情绪,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语儿,你是否在怪爹爹,为何不保下你哥哥。”爹爹没有回头,声音飘渺的传来,我鼻子一酸,没有言语。

责怪?我有什么资格来责怪爹爹,况且,以爹爹护短的性子,若事情当真有着转圜,他哪里会让哥哥去人间受苦,所以此刻,我倒不知该去怪谁!事已至此,我除了感到一阵阵无力,脑中一片空白。

见我摇头,爹爹頓下身形,等我跟上,他并排走在我的身边。

“你哥哥从小便体弱。”狐帝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声音低低的,像是在回忆,又似在解释着,“早在你哥哥出生之际,我便请菩提卜了一卦。”见女儿不回答,狐帝自言自语道,“那时的卦象,却是让我始料未及的。”

一卦,情殇而寂灭,另一卦,应天象而活。

如今,情殇一卦悄然应验,让哥哥去历练,是另一个保全他的法子,所以在哥哥打上天庭之时,他才会让我去请了菩提出山,他自己与着天帝周旋。

说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却心如乱麻。

长长的盘山阶梯,我们走的缓慢而沉默。

在到达山底时,我轻轻转身,拉住了爹爹的衣袖,“爹爹,我不怨恨你,天道使然,这也是保全哥哥的一个法子,我只是有些担心娘亲,她若得知,必然神伤难过。”如今木已成舟,我也只得接受,若只有此法可以救哥哥,人间五十年,也只是弹指一挥间,想到这里,我深深的呼了口气,想到娘亲,有些担忧起来。

狐帝听闻,为难的觑眉。

是啊,若狐后知道,想来又是一番难过。

我眼珠一转,扯了扯爹爹,“爹爹,你幻化出的玉灵,想来此时已经消散,洞里我留了颜回,想来可以阻挡一会,等下我便不跟你回去了,若娘亲问起,你便说哥哥去了我的浮生散散心,你看这样可好?”

狐帝的目光沉静而轻缓,心中难以言说的钝痛被他掩饰在眼底,自己的儿子去那人间受苦,做爹的哪有不心疼的道理,只是现在,由不得他,总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情殇折磨,失了性命,女儿的话让狐帝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些,他抬手,慈爱的抚上女儿的头顶,掌心温热顺滑的发丝,让他心口那丝失落清减了几分,他点点头,“爹爹听你的。”

我的目光一点点落在爹爹悄然泛白的发鬓,微微酸了鼻子,我上前一步,轻轻拥住了他。

这个已然苍老的人,也没有逃过岁月的洗涤

,苍老已经悄无声息的降临到了他的身上,纵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狐族帝王,却也有着寻常凡人一般的情愫,我和哥哥二人,皆是情殇所致,一个,时至今日,还在情海中挣扎着,妄想再次见到心中所爱,而另一个,却要因为情殇,远走他乡,在红尘中淬炼,他如何不伤神难过,这个曾经在我心中如同大山一般雄伟的人,他,怎么就老了呢......

狐帝轻轻抬手,环抱住自己的小女儿,心中苦涩而微凉。

微风将林中的树叶轻轻卷起,翻飞飘荡在相拥的父女身边,打了几个旋,颓然落下。

“语儿要照顾好自身,若得空,多回来看看你的娘亲,还有,爹爹。”狐帝微微闭眼,深深的呼了口气,扶开不语,手掌轻轻在她的肩头拍了拍,转身离开。

他落寞而苍凉的背影,看的我再次红了眼眶。

每每见到爹爹和娘亲的背影,我总是一遍又一遍的自责,怪自己的任性,怪自己太过自私,可却又一遍遍的安慰着自己,好歹他们还有哥哥陪在身边,即便到时我有个什么闪失,至少还有一人可以守在他们身边,这样想着,那份愧疚,便被我自欺欺人的掩下。

如今,哥哥被放逐,他们再不是那个有儿子可以依靠的爹娘,如今他们能依靠的,只剩下我。

回到浮生的时候,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我踏着晨雾落在院中,只觉心底一股悲凉。

孟婆他们还在睡着,我无声无息的推开房门,一头栽在床榻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本溪治疗早泄费用
揭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妇科
本溪治疗早泄医院
揭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